火熱都市异能 從神探李元芳開始 線上看-第四百二十章 大唐高官殺多了,來看外國皇子問斬讀書

從神探李元芳開始
小說推薦從神探李元芳開始从神探李元芳开始
“阿耶,我今天在学馆外,遇到一个胖胖的官人,他笑起来很和气,还给我樱桃吃……”
“学馆外?”
李昭德脸色立变,他都把妻儿送到娘家去了,那丘神绩居然去学馆前堵自己的儿子?
他几乎是咬牙切齿, 却又无可奈何,只能叮嘱道:“家中何时缺了你的吃食?以后陌生人给的,万万不能要!”
胖儿子觉得那位官人莫名有眼缘,但眼见阿耶眼睛一瞪,只能规规矩矩地回答:“是!”
出身清河崔氏的妻子走了过来,让儿子去内宅学习,有些担忧地道:“夫郎, 久闻那个丘神绩凶恶至极,未曾想更甚传闻, 你得罪了他,我们的孩子恐怕有凶险了!”
李昭德冷哼道:“妇人之见,朝廷法度在此,丘神绩也不过是吓唬吓唬,他真敢下手么?”
妻子苦笑道:“此人不像是有顾忌的,他的父亲可是生吃心肺,若是逼急了,何等事情做不出来?我们何必与这等凶人置气呢?”
李昭德眼中露出怒意:“诡变为能, 亵弄公器,丘神绩猖狂不了多久的, 你惧怕什么!”
妻子暗叹一口气, 改变话题:“夫郎, 近来有传言, 我大唐将对新罗用兵, 可有此事?”
李昭德了然:“你们命妇倒是消息灵通, 刘老将军今日早朝刚刚复出, 接下来要问斩新罗贼子,······
阅读福利大放送!快来 「▊起¿点☉读书」, 搜索口令《新书©友大礼包》,把 –©-去-掉,限量福利礼包待抽取!先到先得!
“阿耶,我今天在学馆外,遇到一个胖胖的官人,他笑起来很和气,还给我樱桃吃……”
“学馆外?”
李昭德脸色立变,他都把妻儿送到娘家去了,那丘神绩居然去学馆前堵自己的儿子?
他几乎是咬牙切齿,却又无可奈何,只能叮嘱道:“家中何时缺了你的吃食?以后陌生人给的,万万不能要!”
胖儿子觉得那位官人莫名有眼缘,但眼见阿耶眼睛一瞪,只能规规矩矩地回答:“是!”
出身清河崔氏的妻子走了过来,让儿子去内宅学习,有些担忧地道:“夫郎,久闻那个丘神绩凶恶至极, 未曾想更甚传闻, 你得罪了他, 我们的孩子恐怕有凶险了!”
李昭德冷哼道:“妇人之见, 朝廷法度在此,丘神绩也不过是吓唬吓唬,他真敢下手么?”
妻子苦笑道:“此人不像是有顾忌的,他的父亲可是生吃心肺,若是逼急了,何等事情做不出来?我们何必与这等凶人置气呢?”
李昭德眼中露出怒意:“诡变为能,亵弄公器,丘神绩猖狂不了多久的,你惧怕什么!”
妻子暗叹一口气,改变话题:“夫郎,近来有传言,我大唐将对新罗用兵,可有此事?”
李昭德了然:“你们命妇倒是消息灵通,刘老将军今日早朝刚刚复出,接下来要问斩新罗贼子,“阿耶,我今天在学馆外,遇到一个胖胖的官人,他笑起来很和气,还给我樱桃吃……”
“学馆外?”
李昭德脸色立变,他都把妻儿送到娘家去了,那丘神绩居然去学馆前堵自己的儿子?
他几乎是咬牙切齿,却又无可奈何,只能叮嘱道:“家中何时缺了你的吃食?以后陌生人给的,万万不能要!”
胖儿子觉得那位官人莫名有眼缘,但眼见阿耶眼睛一瞪,只能规规矩矩地回答:“是!”
出身清河崔氏的妻子走了过来,让儿子去内宅学习,有些担忧地道:“夫郎,久闻那个丘神绩凶恶至极,未曾想更甚传闻,你得罪了他,我们的孩子恐怕有凶险了!”
李昭德冷哼道:“妇人之见,朝廷法度在此,丘神绩也不过是吓唬吓唬,他真敢下手么?”
妻子苦笑道:“此人不像是有顾忌的,他的父亲可是生吃心肺,若是逼急了,何等事情做不出来?我们何必与这等凶人置气呢?”
李昭德眼中露出怒意:“诡变为能,亵弄公器,丘神绩猖狂不了多久的,你惧怕什么!”
妻子暗叹一口气,改变话题:“夫郎,近来有传言,我大唐将对新罗用兵,可有此事?”
李昭德了然:“你们命妇倒是消息灵通,刘老将军今日早朝刚刚复出,接下来要问斩新罗贼子,“阿耶,我今天在学馆外,遇到一个胖胖的官人,他笑起来很和气,还给我樱桃吃……”
“学馆外?”
李昭德脸色立变,他都把妻儿送到娘家去了,那丘神绩居然去学馆前堵自己的儿子?
他几乎是咬牙切齿,却又无可奈何,只能叮嘱道:“家中何时缺了你的吃食?以后陌生人给的,万万不能要!”
胖儿子觉得那位官人莫名有眼缘,但眼见阿耶眼睛一瞪,只能规规矩矩地回答:“是!”
出身清河崔氏的妻子走了过来,让儿子去内宅学习,有些担忧地道:“夫郎,久闻那个丘神绩凶恶至极,未曾想更甚传闻,你得罪了他,我们的孩子恐怕有凶险了!”
李昭德冷哼道:“妇人之见,朝廷法度在此,丘神绩也不过是吓唬吓唬,他真敢下手么?”
妻子苦笑道:“此人不像是有顾忌的,他的父亲可是生吃心肺,若是逼急了,何等事情做不出来?我们何必与这等凶人置气呢?”
李昭德眼中露出怒意:“诡变为能,亵弄公器,丘神绩猖狂不了多久的,你惧怕什么!”
妻子暗叹一口气,改变话题:“夫郎,近来有传言,我大唐将对新罗用兵,可有此事?”
李昭德了然:“你们命妇倒是消息灵通,刘老将军今日早朝刚刚复出,接下来要问斩新罗贼子,“阿耶,我今天在学馆外,遇到一个胖胖的官人,他笑起来很和气,还给我樱桃吃……”
“学馆外?”
李昭德脸色立变,他都把妻儿送到娘家去了,那丘神绩居然去学馆前堵自己的儿子?
他几乎是咬牙切齿,却又无可奈何,只能叮嘱道:“家中何时缺了你的吃食?以后陌生人给的,万万不能要!”
胖儿子觉得那位官人莫名有眼缘,但眼见阿耶眼睛一瞪,只能规规矩矩地回答:“是!”
出身清河崔氏的妻子走了过来,让儿子去内宅学习,有些担忧地道:“夫郎,久闻那个丘神绩凶恶至极,未曾想更甚传闻,你得罪了他,我们的孩子恐怕有凶险了!”
李昭德冷哼道:“妇人之见,朝廷法度在此,丘神绩也不过是吓唬吓唬,他真敢下手么?”
妻子苦笑道:“此人不像是有顾忌的,他的父亲可是生吃心肺,若是逼急了,何等事情做不出来?我们何必与这等凶人置气呢?”
李昭德眼中露出怒意:“诡变为能,亵弄公器,丘神绩猖狂不了多久的,你惧怕什么!”
妻子暗叹一口气,改变话题:“夫郎,近来有传言,我大唐将对新罗用兵,可有此事?”
李昭德了然:“你们命妇倒是消息灵通,刘老将军今日早朝刚刚复出,接下来要问斩新罗贼子,“阿耶,我今天在学馆外,遇到一个胖胖的官人,他笑起来很和气,还给我樱桃吃……”
“学馆外?”
李昭德脸色立变,他都把妻儿送到娘家去了,那丘神绩居然去学馆前堵自己的儿子?
他几乎是咬牙切齿,却又无可奈何,只能叮嘱道:“家中何时缺了你的吃食?以后陌生人给的,万万不能要!”
胖儿子觉得那位官人莫名有眼缘,但眼见阿耶眼睛一瞪,只能规规矩矩地回答:“是!”
出身清河崔氏的妻子走了过来,让儿子去内宅学习,有些担忧地道:“夫郎,久闻那个丘神绩凶恶至极,未曾想更甚传闻,你得罪了他,我们的孩子恐怕有凶险了!”
李昭德冷哼道:“妇人之见,朝廷法度在此,丘神绩也不过是吓唬吓唬,他真敢下手么?”
妻子苦笑道:“此人不像是有顾忌的,他的父亲可是生吃心肺,若是逼急了,何等事情做不出来?我们何必与这等凶人置气呢?”
李昭德眼中露出怒意:“诡变为能,亵弄公器,丘神绩猖狂不了多久的,你惧怕什么!”
妻子暗叹一口气,改变话题:“夫郎,近来有传言,我大唐将对新罗用兵,可有此事?”
李昭德了然:“你们命妇倒是消息灵通,刘老将军今日早朝刚刚复出,接下来要问斩新罗贼子,“阿耶,我今天在学馆外,遇到一个胖胖的官人,他笑起来很和气,还给我樱桃吃……”
“学馆外?”
李昭德脸色立变,他都把妻儿送到娘家去了,那丘神绩居然去学馆前堵自己的儿子?
他几乎是咬牙切齿,却又无可奈何,只能叮嘱道:“家中何时缺了你的吃食?以后陌生人给的,万万不能要!”
胖儿子觉得那位官人莫名有眼缘,但眼见阿耶眼睛一瞪,只能规规矩矩地回答:“是!”
出身清河崔氏的妻子走了过来,让儿子去内宅学习,有些担忧地道:“夫郎,久闻那个丘神绩凶恶至极,未曾想更甚传闻,你得罪了他,我们的孩子恐怕有凶险了!”
我心狂野 小說
李昭德冷哼道:“妇人之见,朝廷法度在此,丘神绩也不过是吓唬吓唬,他真敢下手么?”
妻子苦笑道:“此人不像是有顾忌的,他的父亲可是生吃心肺,若是逼急了,何等事情做不出来?我们何必与这等凶人置气呢?”
李昭德眼中露出怒意:“诡变为能,亵弄公器,丘神绩猖狂不了多久的,你惧怕什么!”
妻子暗叹一口气,改变话题:“夫郎,近来有传言,我大唐将对新罗用兵,可有此事?”
李昭德了然:“你们命妇倒是消息灵通,刘老将军今日早朝刚刚复出,接下来要问斩新罗贼子,“阿耶,我今天在学馆外,遇到一个胖胖的官人,他笑起来很和气,还给我樱桃吃……”
“学馆外?”
李昭德脸色立变,他都把妻儿送到娘家去了,那丘神绩居然去学馆前堵自己的儿子?
他几乎是咬牙切齿,却又无可奈何,只能叮嘱道:“家中何时缺了你的吃食?以后陌生人给的,万万不能要!”
胖儿子觉得那位官人莫名有眼缘,但眼见阿耶眼睛一瞪,只能规规矩矩地回答:“是!”
出身清河崔氏的妻子走了过来,让儿子去内宅学习,有些担忧地道:“夫郎,久闻那个丘神绩凶恶至极,未曾想更甚传闻,你得罪了他,我们的孩子恐怕有凶险了!”
李昭德冷哼道:“妇人之见,朝廷法度在此,丘神绩也不过是吓唬吓唬,他真敢下手么?”
妻子苦笑道:“此人不像是有顾忌的,他的父亲可是生吃心肺,若是逼急了,何等事情做不出来?我们何必与这等凶人置气呢?”
李昭德眼中露出怒意:“诡变为能,亵弄公器,丘神绩猖狂不了多久的,你惧怕什么!”
妻子暗叹一口气,改变话题:“夫郎,近来有传言,我大唐将对新罗用兵,可有此事?”
李昭德了然:“你们命妇倒是消息灵通,刘老将军今日早朝刚刚复出,接下来要问斩新罗贼子,“阿耶,我今天在学馆外,遇到一个胖胖的官人,他笑起来很和气,还给我樱桃吃……”
“学馆外?”
李昭德脸色立变,他都把妻儿送到娘家去了,那丘神绩居然去学馆前堵自己的儿子?
他几乎是咬牙切齿,却又无可奈何,只能叮嘱道:“家中何时缺了你的吃食?以后陌生人给的,万万不能要!”
胖儿子觉得那位官人莫名有眼缘,但眼见阿耶眼睛一瞪,只能规规矩矩地回答:“是!”
出身清河崔氏的妻子走了过来,让儿子去内宅学习,有些担忧地道:“夫郎,久闻那个丘神绩凶恶至极,未曾想更甚传闻,你得罪了他,我们的孩子恐怕有凶险了!”
李昭德冷哼道:“妇人之见,朝廷法度在此,丘神绩也不过是吓唬吓唬,他真敢下手么?”
妻子苦笑道:“此人不像是有顾忌的,他的父亲可是生吃心肺,若是逼急了,何等事情做不出来?我们何必与这等凶人置气呢?”
李昭德眼中露出怒意:“诡变为能,亵弄公器,丘神绩猖狂不了多久的,你惧怕什么!”
妻子暗叹一口气,改变话题:“夫郎,近来有传言,我大唐将对新罗用兵,可有此事?”
李昭德了然:“你们命妇倒是消息灵通,刘老将军今日早朝刚刚复出,接下来要问斩新罗贼子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