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熱都市言情 天賜萬象玉作杯之兵哥哥討論-第79章:公差讀書

天賜萬象玉作杯之兵哥哥
小說推薦天賜萬象玉作杯之兵哥哥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
圣者无名,大者无形。
第二天,操课号一响,王珂便带着全班,出现在后勤值班室。
军械股和军需股的两位股长正在那“打架”,抢着要先整理自己部门的仓库。后勤处长
老万说:“要不再让炮兵连来一个班,这不就安排过来了吗?”
万处长的提议立刻遭到了两个股长的反对,他俩宁愿拖得时间长一点。
接下来的安排,让王珂也没有想到。
军械股共有六个大军械库和一个占地十亩的弹药库,需要彻底对家底进行盘点;而军需股更是夸张,一共有近二十个被装库和十个给养库和一个煤场。两个股的仓库盘点,最少需要十五天,很可能需要二十天。
誤道者 小說
宁肯慢一点,也要准确。所以这些出公差的战士,不仅需要高度的责任心,更需要手脚特别特别的干净利索。
“报告首长,这样吧你们别争了。每个股我们干半天,这样你们也不乱。上午我们从七点开始,十二点结束,下午我们从一点开始,晚上六点结束。我们保证把任务完成好!”
都市少年医生 闲清
两个股长一起笑起来。如果每天满负荷工作五个小时,应该能完成任务。
“过年怎么办?”后勤万处长问。
是啊,这中间还夹着一个过年。另外所有的仓库都没有暖气,也不能有明火,现在的仓库外面冰天雪地,仓库里可是接近零下二十度,非常寒冷。
“首长,请放心吧。除了大年初一我们可以休息一天,其他时间一律加班加点。另外我们有防寒设施,我们也懂如何防寒,请首长不用为我们担心冻伤问题。”
“好,这样吧!我们军需股给你们每人再配一双棉手套,配上一套工作棉衣,一套绒衣绒裤,一套外面的旧工作服。不过说好了,都是旧品,用完以后还需要全部交回。”
“感谢首长!”王珂和侦察班的四名战士喜笑颜开,这待遇太好了。
一个人的成长就是要懂得,少说话多努力,少一点计较,多一份谦逊。这样你才能做一个纯粹的人,才能赢得更多信任的人。
在每一个值得珍惜的日子里,谁获取的信任越多,谁就越可能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。
上午首先是军需库的被装库。
踩着厚厚的积雪,到了被装裤,换好衣服。五个人做了一下分工,宋睿民负责统计,其他的人负责搬运整理。
干了一个上午,竟然连仓库的一个角落都没有干完。整件的还好统计,统计完,分类码放整齐就可以了,但零散的得一件件按分类、再按尺码整理,最麻烦的是每件还需要叠好摆放到货架上,这就太费时费力了。
盘货就是这样,相当于一次大搬家。
刚开始的时候大家可能还觉得这仓库里面有些寒冷,但是干了一会儿浑身就开始热了。一歇下来如果不干活反而觉得冷。宋睿民穿了两件大衣,还冻得不行。他多次要求轮换,没想到最轻松的活,反而成了最艰苦的活。
超級 透視
很快到了十二点,仓库的助理员锁好大门。向几位战士摆摆手,明天下午一点见,慌忙就跑着步跺着脚,跑到机关食堂去吃饭了,上午他也是冻得不行。
王珂带着全班跑步回连,留给他们吃饭的时间不多,前后只有三十分钟,因为今天开始他们要先盘点弹药库的枪炮子弹,而弹药库离营房还有一公里。那里的雪没有人铲,肯定是厚厚一层,不好走。
上次的暖瓶在师部农场那次地震中毁坏,吃过中午饭,还需要去一个去服务社买一个暖壶,安排一个回排里烧开水,同时把身上原来的棉衣换掉。否则那里的灰尘和枪炮油腻,等出完公差,衣服就不能要了。
宋睿民去服务社买暖壶,胡言楼回排里烧开水,罗绍环和牛锁柱负责把全班的饭菜打回来。而自己则要去一下连部,汇报一下出公差的情况。
一边跑一边做了安排,这就是统筹法。
刚到连队,大家分头向四个方向跑开。
下午一点,王珂带着全班准时到了弹药库。军械股长申龙成骑着自行车,沿着踩的硬邦邦的雪路,已经先到一步,等在大门口那里。
这半年,弹药库有团直属队的机枪连负责安全保卫。大门口有一排房子,住着机枪连的一个排。昨天连队才刚刚轮换,宿舍门口养了一条又凶又恶的狼狗。
弹药库建在离团部一公里的野外,孤零零地戳在那里。外面拉了三道带刺的铁丝网。环铁丝网还有一条路,那是哨兵的巡查之路。
弹药库不同于营房,基本上都建在半地下。上面覆盖着两米多厚的土层,远远望去,这个占地十亩的弹药库共有六个大土堆。大土堆的上面,覆盖着厚厚的雪,如同一个个大馒头。四周,栽种着密密麻麻的冬青树和宝塔柏,如今树上也是堆积很厚的一层雪。
除了哨兵的巡查之路的积雪被清理干净了,弹药库之间的雪,还是挺深的。
一进院子,王珂就见到一个熟人。
“胡言楼!”一个光头兵跑了过来,谁,谷茂林。
队列中的胡言楼目不斜视,依旧向前走去。
“胡言楼,出列。”王珂心中不忍,喊道。
“是。”胡言楼横跨一步,走出队列,这才跑过去与谷茂林打招呼。
“你们到这里干啥?”
“盘点弹药库,你们呐?”
“我们排昨天刚刚轮换过来,在这里要待半年呢!”两个老乡在一起,聊了起来。远处王珂朝胡言楼看了一眼。
“你们班长好厉害。”
“不聊了,有时间再说。”胡言楼赶紧挥挥手向谷茂林告别,跑回队列,从头到尾不过二十秒。
在一旁看着的军械股长满意的点点头。
众人踩着雪,吃力地开了门,进入半地下弹药库,满满的弹药箱。这个仓库是炮弹库,存有全团各类火炮、各类枪械的两个战斗基数的弹药量。一个近千平方米的库房,装的是满满当当。
什么是战斗基数,对一辆解放运输车来说,装满一箱汽油得161公斤,那就是一个油料的战斗基数;一名战士每天身负的弹匣为100发子弹加四枚手榴弹,那就是他一个战士兵员的弹药基数;一辆坦克能够随车装载34发炮弹,那就是一辆坦克的战斗基数,如果坦克连有多少台车,加起来的总和就成了全连的一个战斗弹药基数。
这在全世界都是通行的统计法则,不存在着保密的问题,所有的资料都是公开的。
王珂所在的炮兵连与步兵营、与步兵连、与坦克连都不同,他们的一个战斗基数就是120发炮弹,消耗了就要补充上。
这种弹药战斗基数,想想看吧,一个步兵团有多少军兵种?有多少枪械,多少轻重武器和火炮,这弹药就有多少种类。
这还没有把某些特种军械计算进去,包括防化器械、工兵器械、运输器械、通讯器械、侦察器械……
这也就难怪军械股长为什么要把出公差的重任,交给了炮兵连侦察班。
王珂并不是没有小九九,他到现在还没有看到自己班排能用得上的军械装备。
他的那把军用匕首,就是老排长胡志军当侦察班长出公差时,老军械股长送给他的,后来胡志军排长又作为奖励品,在自己荣立三等功时,转送给了自己。
他特别希望能在出公差期间,看看有没有“多余”的军事教材、军用地图、图板、作业尺、指北针、计算盘等。
工欲善必先利其器,这些都是侦察班训练时候的最紧缺的战备物资。
王珂的心也够大的,想得有点多,其实小算盘也不少。
一干起来,就不能休息。五个小时很快过去。
弹药箱从这个角落搬运到另一个角落,虽然有小推车,但是上上下下,还是需要人抬啊!双手很快打起血泡。
两条腿如灌铅一样。
完全和电影上不一样,扛着一箱炮弹还健步如飞。让导演来试试,来一箱加农炮弹吧。一箱两枚炮弹,加上炮弹箱约40公斤,这还没算引信和装弹器。跑起来试试看。让你扛上走个200米,保证你累趴下,小腰不给你累折就算王珂说大话。
军械股长并不没有在这里一直守着,虽然是半地下,比起上午的军需库那是要暖和多了,但毕竟是冬天,是雪地。
和侦察班的战士不一样,干了不到一个小时,全班所有的战士都脱掉了棉衣和绒衣,只穿了一件衬衣。
军械股长交代了一下,就骑车回了团部,等他五点半回来的时候这个仓库已经差不多倒腾了一半。相当于几十吨的弹药,快盘点了一半。
“今天到这里,我们提前半个小时收工,你们辛苦了。侦察班长,这个你拿着,是奖励你们班的。”
王珂看到军械股长手里拎了一个圆圆长长的皮筒,还有一个方方正正的布袋。
王珂接过来这两样东西。双腿一并大声说道:“谢谢股长。”
接过来一看,喜出望外,一个图筒,里面卷的是20张1:5万的军用地图,一摞炮兵用的军事教材。这比每个人发200元补助还有用。
“你们赶紧穿上衣服,不要冻着了。”军械股长关心地说道。
“集合。”王珂等众人穿上大衣,这才下达了整队命令。那边军械股长开始锁门,向机枪连的一位排长移交。
王珂看到,此时,机枪连战士谷茂林远远地站在那里,似乎有事。便对胡言楼说道:“胡言楼出列!”
胡言楼立刻明白了班长的意思,踩着雪朝着谷茂林跑去。
可是没有一会儿,他垂头丧气地又跑回来了。“班长,谷茂林是找你的!”
“找我的?什么事?”王珂大惑不解,并转头对罗绍环说:“你把其他同志带回去,洗一洗准备吃饭,我等一会自己回去。”
“是!”队伍走了,王珂踏雪向谷茂林走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