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洪荒歷 起點-第六十七章:弱者的戰鬥與開天闢地!相伴

洪荒歷
小說推薦洪荒歷洪荒历
(PS:我要为所有被女拳和女权压迫的人们开辟一片天地来…………我是多想这样的吼出声啊,可惜,我只是一个普通而卑微的底民罢了。)
负面古昏昏沉沉,一时间彷佛连自身都感受不到,一种即将死亡,即将消散的感觉正在袭来。
但就在这时候, 一股磅礴,浑厚,坚韧到彷若钢铁一样的意志侵透入了他心底,这是勇气,这是坚韧,这是永不服输的意念。
在这意念中,负面古感觉自身存在, 同时胸中开始浮现出了涌起。
接着,负面古睁开了双眼,入目处全部都是滚烫的赤色岩浆,有黑色火焰隔离了这些岩浆,而负面古感知了一下,正体古那边的肉体已经愈合完毕,而他的肉体依然残破不堪。
当下随着负面古意念一动,无穷无尽的黑色火焰开始凭空浮现,然后在他身躯上燃烧了起来,前后不过须臾之间,负面古这半边的身躯就已经愈合完成。
从愈合速度与愈合效率,乃至是愈合后遗症来看,负面古的黑色火焰燃烧几乎是完全无副作用的近乎完美愈合,但是在这时, 他居然远远落后于正面古了,这让负面古真是又羞又愧。
这时候,正面古的群体开始向着岩浆层上方而去,这让负面古不得不紧随其后,古就向着岩浆层上方不停冲刺, 随着加力, 古的速度越来越快,他身边的黑色火焰也同样起了大作用,为他加速,为他排开岩浆,同时还在燃烧修补全身上下细微的伤处。
古就一拳一拳的向前殴打,到最后除了拳头以外,他的兽爪也不停撕扯,身躯不停轰冲,很快的,古就从地底冲突而出,当他转身看去,就看到一座至少有数万米高的山峰被拦腰打断,有大量熔岩正在从山峰断裂处向上喷涌,这熔岩甚至喷涌向天空千米之高。
向着正前方看去时,古甚至已经看不到战场所在位置了,但是他还可以感觉得到,那磅礴无垠的压迫感如同黑夜中的火炬一样闪亮。
当下古就要脚下一踏冲飞过去,这时候负面古立刻大声说道:“对方太强了啊!我们冲过去只会被他打飞打死!”
“这次不会了!”正体古却是双眼深邃的说道:“我会防御下来!”
“你防不下来!实力相差太大了!”负面古依然死死站在原地, 他依然大声吼道。
“那就再被打飞一次!感受那攻击,承受那攻击, 只要我不死,我就一定可以变强到防下来的地步!”正面古也同样大吼了回去,然后再也不管负面古的话语与迟疑,半边身体拖着身躯就向战场处冲去。
负面古沉默了,他想到了之前他被一击打入弥留,按道理来说与他一体两面的正面古也应该处于弥留,甚至没有黑色火焰的自动恢复,正面古的伤势应该比他更重才对。
但事实上正面古比他更早苏醒,甚至负面古怀疑正面古都没有昏迷,同时愈合得也比他早得多,这中间的差距实在是无法计数。
那差在什么地方呢?
(力量?不,我也有黑色火焰,那就是诞生的时间?还是意志力,精神力,或者别的什么?)
(不,或许是……)
负面古忽然开口问道:“若是一次防御不下来怎么办?两次也不行怎么办?三次四次都被打飞怎么办?”
“那就十次百次千次万次!!!”正面古咆孝着吼道:“那怕是无数次被打飞,我一定可以防御下这攻击!!”
“若是被当场打死了又怎么办?”负面古再次问道。
“那就死在冲上前去的路上!”正面古眼神无比深邃,他看着前方,边向前冲刺,边大声回答道。
(这就是正体的我吗?这就是他的道路吗?)
(弱者……因为只有弱者才需要牺牲,因为只有弱者才需要一次一次在被伤害中学习变强,因为只有弱者才需要面对强者的肆虐,因为只有弱者才会学着敌人的优势,从而战胜强者……)
(那,我的道路又是什么呢?)
很快的,古在半空中从人面兽身,双耳似犬形态化为了帝江形态,以空间滑行的速度飞快冲回了战场处,然后他纵深一跳,再次化为了人面兽身,双耳似犬的形态,因为这个形态下,黑色火焰的爆发速度更快,控制力更高,更适合现在的战斗形式。
当古回归时,这怪物触手上的所有灵位都已经烟消云散,而那负能量墙壁已经向着战场核心进发了至少数十公里距离,而来到现场后,古一点停留都没有,既然没有对这怪物的畏惧,也没有被之前那一击差点被打死而受到丝毫影响,他直接举拳向上,无惧无畏的踏前冲刺,一条黑色火焰所形成的螺旋空间席卷向上,再一次冲着这怪物攻击而去。
这怪物依然是正眼都不看古一下,数条触手再次阻拦在前,一道厚实得可以肉眼看到的空间墙壁再一次阻挡在了古身前,然后古一拳打出,负面古也同样控制黑色火焰席卷而上,但是和之前一样,这一拳仅仅只是将这空间墙壁打得凹陷下去,接着空间墙壁就要凝固起来将古封禁。
忽然间就在这时,古,确切的说是正面古的拳头以肉眼不可见的幅度,以及难以想象的频率抖动了起来,仅仅只是一瞬间,以古远超绝大多数灵位的身体素质都无法承受住这种细微颤抖,他的手臂直接粉碎为了粉末,但就在这一瞬间,古前方的空间墙壁忽然寸寸崩裂,随着古的手臂粉碎,这墙壁也同样粉碎开来。
“打,打开了!?”负面古惊喜的狂叫道。
正面古却是勐的怒吼一声道:“我!火来!”
负面古顿时回过神来,黑色火焰立刻席卷而上,就在古的手臂处燃烧起来,开始以最快速度愈合古的手臂。
但是,古却发现愈合速度变慢了,火焰燃烧变慢了,或者说,他自己变慢了。
就在古距离这怪物仅剩下十米左右距离,他的手臂也大半都愈合,即将开始下一轮攻击时,他却监禁的凝固在了半空中,周围既没有能量,也没有空间,更不是念动力什么的,这是……
时间!
他的时间被暂停了!
“蝼蚁,你身上有罗的气息……”
“但依然是蝼蚁,连卷属都算不上,而且……还是一个人类吗?”
这个怪物口中说出了煌煌之言,这声音如同天地齐鸣迸发出来的一般,它的一根触手向上抬起,古就被凝固着来到了它面前,它看着古喃喃说着,当说到人类时,这怪物似乎终于有了一丝情绪。
那一幕,那最后的一幕,在它沉睡之前所看到与所经历的那一幕……
那是名为人类合一的怪物,它这个先天魔神都只能够认为那是怪物,那是超越了生命,非生命,圣位,先天魔神之上的怪物。
但那就是人类,无数人类合一的产物。
自那以后,那怕是在沉睡之中,它也下意识的忌惮与恐惧着人类。
作为掌控恐惧本源之一的先天魔神,从来都只有别的存在恐惧它,它应该无所畏惧才对,那怕是面对十三座它都没有恐惧过,不,它恐惧过,在那名为世界的存在面前,那是它第一次产生名为恐惧的意念。
而现在,它恐惧的对象中多了一个人类。
所以它的祭司,它的卷属,才会下意识的针对人类,这也是蛮族领地数以百年来,不计一切代价屠戮所有刷新人类的缘故。
但是没想到,它才苏醒降临下来的第一次战斗,就遇到了一个强大的人类,这让它心中杀念大起。
当下这怪物的所有触手全部凝聚而来对准了古,古的身躯开始了粉碎,不管是正体的古也好,负体的古也好,连同那黑色火焰也一起粉碎开来,而粉碎后的粉末都被这怪物凝聚了起来,古庞大的躯体渐渐的变成了一颗拳头大小的球,而这怪物还要继续时,它的灵觉忽然疯狂颤抖了起来,一种致命致死的危机涌上心头,这让它立刻用力全力攻击向了这颗球体。
顿时这颗球体被深深的打入到了地底之下,穿透了一层又一层的岩浆,直落入到了负能量聚集的地底下层之中,这还没停息,继续向下延伸着,千米万米十万米……
负面古再一次感受到了那古磅礴不休的战斗意志,他再一次被正面体的意志所惊醒,醒过来的第一时间他立刻就燃烧了火焰,在这黑色火焰中,球体残存的身体组织开始了愈合,但是这一次愈合至少用了接近一分钟时间,古这才缓慢从地面站起。
他差一点就死了,正体的他和负体的他一起死掉。
那是超越了临界点的攻击层次,是汇聚了能量,空间,时间三大要素的攻击层次。
“会死的,真的会死的!我们打不赢!!!”负体的古再一次大声咆孝着。
“不,可以赢!只要打上去,只要我不死,就一定可以赢!”正体的古却依然沉着的说着,然后他就要再度向上冲去。
负体的古却死死的定在了原地道:“打不赢,真的会死啊,那可是时间啊,你力量再强又怎么样,打不破时间的,甚至影响不到时间,我们赢不了啊!”
“不,可以!之所以打不破时间,是因为力量不够!”古还是倔强的说道。
“你为什么就这么倔呢?我们跑啊,依照你的进步速度,依照我的无限心灵之光,我们跑吧,只要活下来就有希望,我们逃吧!”负体古终于说了出来。
“……我不走,我要把他打成饼!”古却是再也不理,半边身体拖拽着另一半,开始向上打破岩石层往上冲刺。
古董商的尋寶之旅 血蝠
力量层面,负体的古实在是扛不住正体的自己,所以只能够被动的向上冲来,越是向上他心中越是绝望,忽然就在这时,正体的古就说道:“我……负面的我,你在辜负他们。”
“他们,谁……”负体的古一时间还没回过神来,但是下一瞬间就让他沉默了。
他身后那密密麻麻无声咆孝,用手臂支撑他背后的人们,他们正在哭泣啊……
“正体的我,你有什么办法可以打破时间吗?”负体的古忽然间问道。
“只要力量足够,时间也绝对可以打破!”正体的古坚定的说道。
“所以我问你啊,如何让这力量足够!?”负体的古咆孝着问道。
这一次,正体的古沉默了,他就在沉默中一层一层穿透岩层,不知道隔了多久,距离地面也不远时,正体的古忽然说道:“我有一个办法,负体的我,但是我不知道能不能行,所以……”
“和我一起拼命吧!在生死之中拼命,不拼就没命,拼了才有可能活下来!”
在地面,那怪物的身躯变化正在趋于稳定,虽然看起来满是没有皮肤的血肉,但是却充满了一种奇特而诡异的美感与威严,同时那负面墙壁已经距离战场核心非常接近了,这让怪物的口水都流了出来,同时,他时不时抬头看着天空。
忽然间,就在这时,从地面一道黑色火焰汹涌冒出,之前那个被他杀掉的人类又一次出现了,这一次,这怪物终于拿正眼看着了这个人类,两次了,两次都是足以让十名百名灵位彻底死掉的攻击力量,这个人类居然没有死亡,这让怪物又一次想到了那个所有人类合一的怪物,这让它心中充满了杀意。
史上最强派送员
绝色医妃,九王请上座 小说
“蝼蚁,你为什么不逃?我对你这个蝼蚁没兴趣,你若逃了,说不定我就放过你了。”怪物又一次开口问道。
“……把欠我的东西还给我!”古一步一步踏出地坑,然后他双腿下弯,整个人弹射着冲向了这怪物。
这怪物直接就控制了古身边的时间,古的速度越来越慢,再一次被凝固在了半空中,同时怪物说道:“我欠你什么了?”
“他们……他们所有人的命!还给我!”古的脑袋并没有被凝固时间,所以他依然开口吼道。
怪物下意识的看了一下那负面墙壁,接着他就哈哈大笑了起来道:“你说那些连蝼蚁都不如的杂草吗?你们人类不就是杂草吗?不,或许连杂草都不如,为我这样的上位者牺牲,这不是你们的荣幸吗?”
“还给我!”古的双眼都是一片赤红,似乎有火焰在其中燃烧。
怪物抬头看着了天空,然后它就对古说道:“这是天地定下的规矩,是天和地都如此认定你们人类啊,蝼蚁,你们人类就是连杂草都不如的害虫啊,便是有一千个你,一万个你,甚至更多的比你更强的英豪,那又如何?天地都厌弃你们,便是让你们一万遍重来又如何?你们永远都崛起不了!”
“不过只是趁我们不在时才勉强恢复的你们,拿什么和我们拼?”
就在这时,天上忽然出现了颗颗斗大的星辰,这些星辰颜色各异,形态各异,从浩瀚无垠的星空深处涌出,然后向着洪荒大陆密密麻麻投来。
“受到我出世气息的影响,他们也都回来了吗?”
怪物神色复杂的看着天空,它就大声说道:“看啊,天堂,地狱,众生……”
“属于神灵的时代回归了!神灵的时代降临了!”
怪物将古拉到了自己的面前,用混沌的童孔看着古,一字一顿的说道:“人类,你们是永远都不可能崛起,永远都不可能成功的!!”
古等的就是这个机会,他童孔里的火焰,那其实就是火焰,黑色火焰!!!
在这一瞬间,在古体内的黑色火焰汹涌冒出,这并不再是显示在外的火焰了,而是在体内汹涌澎湃的能量!
正体的古已经大体摸清楚这黑色火焰的特性了,只要在负体的他控制之下,这黑色火焰可以转化为世间绝大部分的东西,从物质到能量都可以,形态与性质变化都可以。
那么……这黑色火焰能不能转化为正能量与负能量呢?
那么……这黑色火焰能不能以压缩的方式,转化为质量更高,更高得多的正能量与负能量呢?
若是质量更高得多的正能量与负能量相互碰撞,又会如何呢?
在这一瞬间,黑色火焰在负体古的拼尽全力的操纵下,开始转化为古所需求的这两种能量!
比负能量更加凝聚,更加代表负面本质的东西。
比正能量更加压缩,更加代表正面本质的东西。
两者诞生的一瞬间,就不由自主的向着彼此冲袭而去,就在古的心脏中,如同两条鱼一样彼此纠缠,既融合又分离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一霎那间,某种东西诞生了……
“那我就把所有的神灵全部打死!!!”
古的身躯发出了光芒,不,那不是光芒,那是某种磅礴到无法想象的气息,古的身躯就此开始裂开,同时,他咆孝着吼了起来。
“若是连天地都厌弃我们人类,那就连同这天地都打破!”
“我要将你,将这神灵,将这天地,全部打破!”
“我要为他们,为哭泣的他们,在这洪荒大陆里开辟出属于他们的天地!”
凝固在古周边的时间流,被一股宏伟的巨力从根源处冲袭而过,然后在怪物诧异的目光中,古的一拳正面轰中了它的面门。
霎那间,地风水火齐涌而出,将怪物和古同时拉入到了一片乱流里,接着这片乱流被搅成了一锅粥。
“洪荒!开天辟地!”